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油醋汁 >

实录|后妈对我做下肮脏事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超脑时代网

  文:狗尾草

  我和阿成正在吃晚饭,手机铃声响起来,瞅了一眼,是她的,我没接,继续埋头吃饭。吃完饭,阿成要帮洗碗筷,我说,忙了一天,去休息吧。阿成说,今天真的累啦,厂里跑了一趟,妈那边跑了一趟,来来回回,没闲一刻,浑身的骨头都散架喽。身子刚挨到床上,叮铃铃,叮铃铃,手机又响起来。又瞅了一眼,还是她的,我又没接。接一下吧,再怎么也是你后妈。阿成劝我。想想也是,如果不接,她会一直搔扰不断。我习惯晚上不关机,万一婆婆那边有事,儿子放在婆婆家,婆婆年龄大了,带孩子不容易,但我又请不起保姆,只能将就。喂!你有完没完?整天花心思在我身上打主意,我没死在你手里,你心不甘?不能客气,特别是现在,对她这种人,客气就是白痴。王妮子,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到你们家时,你才六岁,是我把你一手养大的。缝新补烂,洗碗涮筷,你翅膀硬了,拍拍屁股跑了。我没功劳,也有苦劳。不看在我身上,也应看在你弟弟身上,你弟弟可是你们王家的骨肉,蓄香火的。有啥快讲,我要睡觉了。你弟弟还短二万彩礼钱,钱整不齐,女方娘家不同意婚事。明天给你打过来,累死了,我要睡。我一把挂断电话。一天在厂里忙,生意并不好,帐上已没多少钱。上次给了五万,又要二万,好像咱家是生产人民币的。你说这李桂枝张口钱,闭口钱,像欠她八辈子情。咱也不容易,一分一厘,都是血汗换的。睡吧,妮子,甭和她计较。既是你弟弟娶媳妇,咱就勒紧裤带也得帮一回。阿成替我掖掖被角。

  我出生在黄土高原上,不说你们也知道,我们那地薄水瘦,靠天吃饭。我爷爷只生了我父亲一个,我父亲老实忠厚,木讷厉害,一巴掌打不出一个响屁。父亲二十五岁时,还娶不上媳妇,眼看父亲就要打宝宝睡觉抽搐是怎么回事?光棍。村庄里有人从青海那边往回买姑娘,买回来卖,卖给光棍们,从中获利。爷爷东挪西借,花了五千块,也给我父亲买了一个姑娘,姑娘叫阿珠,才十八岁,和父亲进了洞房。阿珠严重不习惯我们那里的生活习惯。她用手抓饭吃,出门一蹲,长裙摆一遮,随意拉屎撒尿。奶奶一股脑数落她,说她太脏,太脏啦,和狗差不多。她听不懂奶奶的话,但能看出奶奶眼里的厌恶。一年后,阿珠生下我,抱着我时常落泪。阿珠离开亲人,想念远在千里的妈妈,一心想跑,家里人看管严,没跑成。我四岁时,奶奶以为阿珠死心了,谁知她跑了。留下爷爷奶奶父亲和我。第二年,奶奶中风一病不起也去世了。父亲忙于种地,爷爷看管我。我的伯爷,也就是爷爷的哥哥在外地工作,知道阿珠跑了,奶奶也死了,心生怜悯,动员全家老少接济我们,湊了一万块汇回家,爷爷又用五千块给父亲娶了一房媳妇,她叫李桂枝。

  李桂枝长得好看,喜欢穿漂亮衣服,总是搽脸抹粉,由于生活不检点,到处勾引男人,被她的前夫踹了。听说她的前夫是个工头,手里有钱。有钱人能摆谱,不听话,丢人现眼,不改悔,就滚蛋。尽管她生了个男孩,男孩归前夫,前夫给她八万块,和她离了。离婚后的李桂枝不是不想找个好主,好主不要她,嫌她名誉不好。几经折腾,李桂枝终于败下来,把条件降至最低,嫁给我老实巴交的父亲,爷爷掏了五千块做彩礼。李桂枝嫁到我家后,坏毛病还是不改,脸上的粉也够一厘米厚,穿戴如从前。我们家可没谱,由着李桂枝,李桂枝爱怎样就怎样。依我爷爷的想法,只要李桂枝能生下男娃,五千块就没白花。一年后,李桂枝生下我弟弟,村里人议论纷纷:不知是谁的种?哈哈,驴下的像驴,马下的像马,等着瞧热闹吧。这个热闹他们没瞧成,弟弟越长越像我父亲,简直一块模板里镶出来的,人们才止住他们的嘴巴。李桂枝生下我弟弟后,癫痫在哪儿能治好感觉功大无比,尾巴翘老高,更好穿懒做,地里的活从不帮我父亲,累死累活都是他一人干。爷爷腿脚不灵便,在家干些碎活计。

  李桂枝喜欢上麻将,起初出去玩,后来,干脆把我家院子里,靠边的那间房收拾出来,开了麻将馆。她不单玩,还收小费,玩一圈,给她抽两块钱。一天下来,她能到手二十,三十块。一个满嘴金牙的马老板,出手很大方,提出一圈给李桂枝抽5块,其他人不同意,他拍拍桌子大声说,你们不同意,我出,几个小钱,就把你们涩住。李桂枝很感激马老板慷慨解囊,泡一壶热茶递到马老板手里,马老板顺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她盯着马老板的眼神早已柔情蜜意。马老板是镇红枣加工厂的老板,闲时他不忙乎,忙吃,喝,嫖,玩。秋天一到,他才忙一阵子,收购,发货,客户广,两三个月功夫,十多万票子就攥到手里。他挣钱比土里刨的人轻松一万倍,难怪花起来不心疼。马老板的妻子嫌马老板一身臭烂毛病,坚决和马老板离婚。唯一小女孩,妻子带走,马老板负责女孩十八岁前的抚养费,另给妻子十万元。

  马老板比李桂枝小十岁,马老板像苍蝇,盯上了李桂枝。他在李桂枝身上愿意花钱,花起来不心疼,又是买项琏,又是买戒指,又是买高级羊绒服……,把李桂枝打扮得花枝招展。有一段时间,李桂枝还跟马老板出去游山玩水,表面上说找销路卖红枣,背地里捣啥鬼,谁不晓得。李桂枝对我横鼻子竖眼。高中毕业后,李桂枝怎么也不让我读了,让我在家给父亲和弟弟爷爷做饭,我成了家里的保姆。她自己一整天在麻将馆度过。对此,父亲一点法子也没有,再不好也是我弟弟的亲生母亲,连我爷爷也这么认为。

  马老板有事没事,总到我家串门,像贼眼,在我身上溜来溜去。还找我说话,没话找话。真讨厌,我尽量避开他。李桂枝不断在我面前说马老板怎吉林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么怎么有钱,怎么怎么大方,谁跟了他,谁享福。我听后,吃了苍蝇般恶心,但不敢说什么,一说李桂枝就骂我,小妮子,不识好歹,我是为你好,马老板能看上你,算你家烧了八辈子高香。受了风寒,头昏脑胀,恶心呕吐。我躺在土炕上,浑身没一丝力气,已经三天没吃进半碗饭。吃了一粒感冒胶囊,这种药劲大,一吃人就想渴睡。睡梦中,感觉有人扒我的衣服,我睁眼一看是马老板,马老板已经扒下我的裤子,我的私处暴露在他色眼下,我拚命用手扯被子,拚命喊,救人!救人!我的声音那么微弱,马老板压在我身上,我累极了,什么也不知道……醒来时,我发现褥子上有几滴殷红的血,我的初夜被马板糟塌了。天呐,我以后还怎么嫁人。一个月后,每月准时报到的那个没来,我慌了,该不是……?怕啥闹啥鬼,我怀孕了,呕吐不止。李桂枝皮笑肉不笑地说,生米做成熟饭,你就认了吧!嫁谁不是嫁,跟了马老板,吃香的,喝辣的。男人好那口,就让他好,不缺钱花,天下太平。你,你捣的鬼!你太狠心了。小妮子,马老板答应在县城买二套楼房,一套给你弟弟娶媳妇备着,一套给你,只要能给马老板生下男娃,你就享受荣华富贵去。我不嫁给他,不嫁给他。你再逼我,我就死,死在这个家。肚子越来越大,一个黄花闺女腆着大肚子实在没脸见人。父亲也唉声叹气,全无办法。不闹不丢人,越闹越丢人。干脆死了,一死干净。喝下半瓶敌敌畏后,我什么也不知道。父亲抱着我哭天喊地,李桂枝一看,事情闹大了,要出人命,赶紧找人把我送进医院。洗胃,灌肠,抢救及时。我的小命保住了,一路颠簸,肚里的孽种夭折了。李桂枝最关心的是我的肚子,而不是我的生死。孽种天折,李桂枝的如意算盘砸烂,凶着脸,更恨我如仇人。

  过大年时,闺蜜张眉从南方打工回来,一身城市人的气质,她给我讲外面的世界,她说,只要有力气,哪治疗癫痫病的药物进口的都有哪些多少钱里找不来活?哪里都有活法。我悄悄告诉她,我也想去南方。她握着我的手说,王妮,一定想办法带你走。我没有出门的钱,一路花费,张眉一人掏的腰包。到了B市后,张眉让我先在她上班的电子厂干。我不会技术活,只能打勤杂。张眉的同事阿成,人很厚道,知道我的情况后,非常同情我,像大哥哥关心我,问冷问热,问苦问累。日久天长,我发现爱上他。他红着脸说,他也爱我,我决定嫁给他。阿成家离电子厂二里地,阿成爸去逝,家境并不富裕。星期天,阿成邀我去他家做客,我满口答应。阿成妈听到摩托车声,出门迎接,热心和蔼,拉着我的手如亲闺女,从那后,有好吃的,阿成妈总要给我留一份,我也待她如亲妈。一年后,我和阿成结婚。结婚时,我不想通知我爸和李桂枝。阿成妈说,冤家宜解不宜结,结婚是人生大事,双方父母最好到场,不然,失礼仪,让外人笑话。我想也是,就通知了我爸,让我爸一人来,没想李桂枝也来了。来了就来,上门是客,阿成不敢怠慢。婚礼上,李桂枝板着脸不高兴,我和阿成给她倒酒,她不接,我爸接住喝了。我爸尽量维持一团和气,免得吵架,丢人败兴。李桂枝提出要5万块,说是她养活我的“工本费”,我给了她。她和我爸住了三天就回去。回时,连话也不和我说一句,还在恨我破坏她的如意算盘,马老板答应给弟弟房子的事也泡汤。

  弟弟总归是弟弟,一父同根,不能不管。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去农村信用合作银行,给李桂技打了二万块。我们也不容易,刚结婚,房子也是租的,电子厂的生意渐渐萧条,前景也不乐观。我的心时常在滴血,为自己的命运,为父亲,而且,总是惴惴不安,还不知“后妈”李桂枝再会出什么鬼主意?

  ——END——

  前一篇:鬼咒新娘

上一篇:活在当下就好

下一篇:一个人思维的态度决定他人生的高度_励志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